泉州德化夫婦相攜78載 最浪漫的事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

2019-11-19 07:40:16 來源: 泉州晚報

0瀏覽 評論0

許澤派和老伴黃右相互照顧,安享晚年。

“執子之手,與子偕老”是《詩經》里最容易打動人、最讓人憧憬的詩句之一。德化縣水口鎮八逞村的92歲老人許澤派和90歲的老伴黃右,已攜手走過78個年頭。他們的經歷,正在詮釋著這句歌詞——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變老。”

年少多坎坷 他們早早結婚走到一起

許澤派老人生于1927年,老伴黃右生于1929年。因少年時坎坷的生活,他們早早地走到了一起。

黃右的娘家在水口鎮湖坂村,她母親是被土匪綁架再賣到湖坂村的,父親則是一名從南埕、水口一帶溪中駕放竹排運載貨物的水工。黃右七八歲時,就要幫父親搬運貨物到竹排上。她清晰地記得,自己8歲那年的一天,天降大雨溪水暴漲,一家人冒雨將竹排上的貨物搬上岸。母親扛著一麻袋貨物準備上岸時,突然腳底一滑跌落溪中,瞬間被奔騰的洪水吞沒。父親急忙用竹竿去撈,卻來不及了。

為此,一家人悲痛至極,父親更是大病了一場,再也不能放竹排謀生。家中一貧如洗,生活愈加艱難。黃右12周歲那年,父親托媒婆介紹,把她嫁到許澤派家中。

許澤派少年時,家境也不好。他9歲喪父,靠母親辛苦把他養大。與黃右結婚那年,許澤派只有14周歲。

夫妻像兄妹 生下三兒六女

“坐在花轎里,我的心里又慌又怕,也不知會遇到怎樣的人?” 黃右說,洞房花燭夜,她又羞又怕,沒敢瞧新郎一眼,自己緊貼著喜床最內側想著心事,一夜沒合眼。年少的許澤派膽子小,也不敢看新娘子,整夜靠在床沿外邊睡。

“好長時間,我和黃右都不講話,有事就用手比劃。”回憶起當年的婚事,許澤派至今還有點不好意思。“我把他看成哥哥!雖然我倆沒說話,但白天他牽著牛在前頭走,我會扛把鋤頭跟在他后面。”那個時候,這對少年夫妻,更像是一對兄妹。

婚后數年,許澤派和黃右有了愛情的結晶,三個兒子和六個女兒陸續出生,這也給家里帶來極大的壓力。

患難共打拼 一家人不再挨餓

“一家12口人圍著飯桌轉,每餐只有一斤二兩的米下鍋。黃右疼愛我,總是先給我撈一碗剛煮熟的米飯,其他人喝的粥湯稀得能照見人影,生活挺艱難的!”許澤派說,村里地處高山,土地貧瘠,家里田地又太少,靠租田收糧食難以維持基本的家庭生活。于是,他到南埕鎮去拜師學藝,學會了打鐵的手藝。回來后,他們夫妻倆開起了打鐵鋪。

農閑時,他們夫妻會點燃爐子,幫鄉親們打點農具鐵件。許澤派一手用鐵夾子操控鐵塊,另一手拿小錘敲擊。黃右則按照丈夫的指示,掄起大錘打鐵。這座農家院子里傳出的“叮叮當當”打鐵聲,成為夫妻兩人獨特的交流方式。

“打一把鋤頭的工錢是兩斤大米,錘一根岸刀也能換一斤多的大米。”黃右說,除了種田的收成,他們還有打鐵的額外收入,一家人總算不再挨餓。

相攜78載 安享幸福晚年

“黃右是個勤儉持家的好女子!”交談間,許澤派向我們提起了一段往事。大約是1960年初,黃右聽說南埕的白馬埕開公路,有幾十個民工住在她小姑家,料想有人肯定有糞便,她就與小姑聯系,希望過去挑糞便當肥料。在那半年的時間里,黃右每天清晨都翻山越嶺來回走上數十里路,從民工的駐地處,挑回一擔滿滿的糞便,回來倒在莊稼地里。

談起往事,許澤派眼眶泛紅。他說,這一生最想感謝的就是妻子。“不僅支持我,對家庭也是無私地付出!”許澤派說。

聽著丈夫的話,黃右微笑著說,丈夫對她也很好,自打嫁進許家門,她從來沒有被打罵過。有時自己有不順心的事,也會發點小脾氣,但丈夫總是讓著她。

記者采訪結束時,已經是午飯時間。黃右端出飯菜,坐在老伴身旁,拿起筷子自然地幫老伴夾菜。“他人善良,對長輩孝順得很。”黃右說,正是丈夫的言傳身教,孩子們也都很孝順。

如今,許澤派和黃右家已是四代同堂,最大的重孫今年20歲,他們希望能早日抱上第五代的曾孫。“感謝共產黨,感謝政府,讓我們能趕上這么好的新時代!”對于當下的晚年生活,許澤派夫婦很知足。(記者 陳明華 通訊員 鄭光前 文/圖)

[責任編輯:黃如萍]

相關閱讀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千炮彩金捕鱼最新下载 支付宝 怎样赚钱 天涯明月刀ol新区赚钱 怎么户外直播唱歌赚钱 欢乐捕鱼大战怎么获得金币 麻将外挂真的假的 二人麻将下载 火币法币交易 赚钱 期货销售赚钱吗 连连看可以赚钱吗 苹果 安卓试玩赚钱 3717游戏中心李逵劈鱼 2000炮李逵劈鱼捕鱼机 梦幻测试区也能赚钱吗 都说用手机能赚钱是真的吗 魔兽私服里哪些专业赚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