泉州仙景李氏:清白傳家 良賢奕世

2019-10-08 09:22:20 來源: 泉州晚報

0瀏覽 評論0

核心提示

“蒼官影里三洲路,漲海聲中萬國商。”這句泉州人耳熟能詳的詩句,是宋朝被稱為“清白賢相”的李邴所作。

李邴為官忠貞正直、有勇有謀,當朝廷猝遇兵變,他不顧生死毅然協助平定叛亂;他治學嚴謹,文章華妙,詩詞成就斐然;他傾力培育后輩,誨人不倦;治家嚴恕相濟,賑恤宗族,朱熹題“清白賢相”贈譽之。

仙景李氏后裔的宗祠內,多懸掛朱熹題贈李邴的“清白賢相”匾額。

李邴后裔居官處世皆以“清白”自勉自律,歷代涌現出了李維、李綸、李訦、李愷、李慎等多位政績卓著、彪炳史冊的名賢清官,得到了蘇軾、朱熹、真德秀、趙思誠、李廷機等歷史上赫赫有名的文士達官的欣賞與肯定,仙景李氏遂有“清白家”之譽。

□泉州晚報記者 黃寶陽 通訊員 莊志陽 張琦敏 文/圖(除署名外)

政績卓著 彪炳史冊

李邴既非出生于泉州、也從未在泉州為官,卻在宦海沉浮二十多年后,選擇攜家眷定居泉州,終老于此。雖然他在泉州并不廣為人知,但其為官、治學及人品,均史冊留芳,《宋史》《泉州府志》、清道光《晉江縣志》等均有傳,且歷代諸多名士撰文稱頌。

李邴(1085—1146年),出生于山東巨野,《四庫全書》收錄有南宋左丞相周必大為李邴撰寫的神道碑文,稱其“幼警敏,喜讀書,弱冠能文。”崇寧五年(1106年)李邴舉進士第,歷徽宗、欽宗、高宗三朝,卻官路坎坷,初任給事中、同修國史兼直學士院,遷任翰林學士。不久,被言者彈劾罷免,提舉南京鴻慶宮。宋欽宗即位后,李邴除徽猷閣待制、知越州。在越州,他“為政清簡,抑強扶弱”,頗有政聲,不久即轉承議郎。誰料,不久再度落職,被貶為提舉西京嵩福宮。

李邴經文緯武,有勇有謀,當國家、朝廷危難之時,敢于挺身而出、剛直忠貞。建炎三年(1129年)發生“苗劉兵變”,御林軍軍官苗傅、劉正彥趁劉光世和張浚等大帥領兵在外,杭州城內空虛之機,率亂軍沖進皇宮,殺大臣、誅太監,逼高宗退位。高宗被逼無奈,只得委托時任兵部侍郎兼直學士院的李邴寫退位詔書。宮殿上,為了拖延時間,李邴不慌不忙,要求走程序,恭恭敬敬請高宗先寫好御札才草詔。

叛軍撤出皇宮后,李邴到軍營找到苗傅,警告他不要做得太過分。然后又去找殿帥王元,要他出兵鎮壓叛亂,但王元膽怯不敢下手,李邴又到政事堂找宰相商量,正碰上叛軍首領劉正彥及同黨在堂,李邴當面大罵他們的犯上行為,大義凜然,全然不顧個人生死。李邴一面叱責傅、劉二人的忤逆之舉,一面暗中勸宰相朱勝非“密引外援制賊”。后來,正是在朱勝非、李邴、鄭瑴等人的協同謀劃下,勤王軍趕至臨安,最終平息了內亂。

事后,高宗稱贊李邴曰:“卿毅然正詞,氣折兇丑,萬眾動色,具臣靦顏。”是年6月,李邴被擢為參知政事(副宰相),后來又受命出任資政殿學士、權知行臺三省樞密院事。由于同丞相呂頤浩意見不合,李邴請求去官,以本職提舉杭州洞霄宮。不滿一個月,起知平江府。恰逢其兄李鄴失守越州,受牽連落職。

次年,即復職,又升為資政殿學士,但李邴卻“避時相不復出”,看透官場沉浮的他執意致仕歸隱。高宗建炎三年(1129年),李邴舉家自杭州遷居泉州,建宅于縣學前蔡巷。

雖然不在朝堂,但他仍時刻關心國事,紹興五年(1135),高宗下詔征詢治國方略,李邴進呈戰陣、守備、措畫、綏懷各五件事項,彰顯其忠君愛國初心不改。

朱熹題贈 “清白賢相”

李邴寓居泉州長達17年,直至紹興十六年(1146年)去世。其子孫便留居泉州,瓜瓞綿延,歷經近千載,蔚成望族。如今“仙景李氏”族人聚居在惠安北門、泉港界山、晉江內坑、南安九都、永春北門,安溪龍涓、湖頭、金谷、港澳臺地區及東南亞等國。

古樸典雅的李慎故居

仙景李氏的宗祠、舊居的正堂,大多懸掛有“清白賢相”匾額,并以“仙景清白家”為堂號。“仙景”據說是宋高宗得知李邴在泉州隱居清逸,特賜御書“仙景”二字,而“清白家”則來源于李氏歷代祖先品行高潔、為官清廉的風范,朱熹曾題“清白賢相”贈李邴。

李邴裔孫李建章修輯的《隴西仙景李氏源流輯錄》中,收錄了諸多墓志銘及歷代史書及志書、楹聯、詩詞中關于仙景李氏先賢的記載,對李氏清白家風的源流也作了梳理,溯至五代的后漢宰相李濤。

李邴的祖父李景山與伯父李昭玘,均是品德高潔、重節守義、淡泊明志之人,李邴深受影響。特別是李昭玘,為人為學對李邴影響至深,史載李邴“獨得其傳”,李昭玘少時文章與晁補之齊名,受知于蘇軾,《宋史》中有傳。李昭玘為人光明磊落,堅守“只將清白付吾家”的情操,史書稱他“孤介自守,不汲汲仕進如是。故其胸度夷曠,發為文章,皆光明俊偉,無依阿淟淰之態,亦無囂呼憤戾之氣”。

李邴不僅為官有政聲,致仕歸隱泉州后亦造福一方、聲名藉藉。《閩中理學淵源考》指稱李邴:“稱人之善,覆護所短,若親舊行,己未至則質問再三,使歸之正。奉養簡薄,振恤宗族,治家嚴而恕……他賦歸泉州后,不僅重視治家,亦十分注重對后輩學子的培養,清人李清馥稱他:“讀書作文,雖病不廢,延納后進,教誘無倦。”

承揚不輟 名臣輩出

前賢當歌,高山景行。李邴后裔將其忠貞清廉的清白家風奉為圭臬,自勉自律,多位兒孫為官出世均“卓有祖風”,名臣輩出。

李邴的長子李縝,歷官福建轉運司主管文字、泉州南外敦宗院、福州通判等職,是朱熹詩友,為官清廉,事父母至孝。朱熹在《朝請大夫李公墓碣銘》中提到,李縝為盡孝道不愿遠離雙親,“授受必以義,接物必以誠”,輕視高官厚祿,為官30年家庭卻十分貧困,常誦讀先祖遺訓,清廉自守,無欲無求,朝夕徜徉于書卷,以詩抒懷。

李邴四子李綸,淳熙初年,提舉廣東常平。恰好其兄李維也要到廣東恩平任職,兄弟便一同前往廣東赴任。廣州自古以來是對外貿易的重要港口,從外國運來的香料珍寶在這里交易,商人云集,每每賺得盆滿缽滿。歷來到廣東任職的官吏多利用職權,大肆貪污,任滿的時候用車船滿載著財物回家去。廣東百姓看在眼里,就在石門這處南北交通要道上立了一座“貪泉”的石碑,諷刺來廣東任職的官員,從這里經過,喝了貪泉的水便變得貪婪了。李維同李綸乘船來到石門,在江濱喝酒道別,準備分赴。李綸看到這座“貪泉”碑,知道它的寓意,便以“自守廉潔,以保持家世清白”的話與兄長互相勉勵,并朝著江水發誓:“倘負我民,有如此水。”說著,把酒杯往江中扔去。沒想到那個酒杯竟在洶涌的水面上盤旋了許久,沒沉下去,把旁邊圍觀的人都看呆了。李綸到任后,果然生活儉樸,不貪不取,為百姓做了很多好事,地方上的百姓為此編了一首歌謠傳唱:“石門之水清且清,晉吏一歃千古榮。爭如李公投杯盟,水流洶洶杯停停。”

李邴的孫子李訦,也很好地傳承了李邴的家學,個性也如李邴一般清白剛正。他歷官黃州、袁州知州,吏部郎中、大理少卿、戶部侍郎等職。他提出朝廷制訂政策要廣泛征求意見,多聽取下層人民的意見,不要隨意變更政令。當時權相韓侂胄當道,旁人都不敢多言,他不畏強權,屢次出于公義提出不同意見,因此得罪韓侂胄也并不畏懼。在各地任職期間,他亦清白剛正,卓有政聲。南宋名臣、理學家、兩任泉州知州的真德秀對李訦的學問、人品甚是佩服,為其親撰墓志銘,贊其“清白廉介之節,終其身不少變,可謂剛正篤實之士矣……至于立朝正色,能言人之所不敢言……”真德秀文中表示,李訦家居儉約,不僅不享特權,還將自己的田租讓給窮人,貧困的族人婚嫁、死喪也經常周濟。

此外,李邴孫李詵、曾孫李亢宗等,均忠貞孝悌、廉政剛直、生活儉素,為世人所稱道。

卻金奉公 佳話永傳

仙景李氏的清白家范,代有傳承,不隨時空變換而中斷。明永樂年間,李邴裔孫李應禎從晉江石湖移居惠安,肇啟惠安仙景李氏一支。傳至四世孫李經,其子李愷、李慎先后于明朝嘉靖年間中進士入仕,兩人均秉承先祖李邴清白家風,操行端嚴、廉潔奉公,剛正不阿,在履職地和故鄉均聲譽清佳,為后世子孫奉為典范。

廣東東莞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卻金亭旁的碑文

位于廣東東莞的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卻金亭和卻金亭碑,是東莞的知名地標之一,這處象征廉政厚德的亭子,是為李愷而立。李愷于明嘉靖十一年(1532年)中進士,歷任廣東番禺縣令、禮部稽勛司主事、兵部司駕司郎中、湖廣按察副使等職。彼時的番禺,對外通商秩序混亂,賄賂和亂罰問題嚴重,李愷為了杜絕各界官員借封倉清貨之機,勒索外商,決定改由外商自行報稅,“不封舟者,不抽盤,責令其自報數而驗之。無額取,嚴禁人役,勿得騷擾”,既縮短了外國商船停泊時間,又減少了外商的額外負擔。外商非常感激,由一位泰國商人眾籌了100兩白銀,想送給他,李愷堅決不受。外商無奈之下,到廣州找到李愷的上司,請求將這筆錢建個亭子,以表彰李愷的廉政。得到批準后,外商便在番禺的演武場筑亭,起名“卻金亭”,而后還建牌坊、立碑、掛匾。在其去世后,泉州籍以清廉著稱的宰相李廷機為之親撰《湖廣按察司副使抑齋李公洎配恭人吳氏墓志銘》,極盡褒揚之辭。

李愷與李慎科第連芳的圣旨牌坊

李慎于明嘉靖二十九年(1550年)進士,歷任南京戶部主事郎中、瓊州知州,廣西按察司副使、遼東宛馬寺卿等。在多地任內,他為政公正廉明,施恩于民,安民撫夷。因為官嚴正得罪權臣嚴嵩,嚴嵩懷恨在心,故意將他推薦到動亂的遼東任職。李慎慨然上任后,體察民情,整頓吏治,振作軍威,上疏邊境八點要務,發展生產,減輕徭役,鞏固軍事,治亂安民。明世宗念其功勛,賜李慎祖、父“三世冏卿”。

李愷、李慎鄉賢祠為當地士民自發籌建,以紀念兩人保全惠安城的功績。

李愷、李慎去職賦歸后,正值倭寇侵犯閩海,兄弟倆舉資助筑惠安城,冒死組織鄉勇抗倭,保全了惠安城及城里的百姓。后人為其建保障亭、豎功德碑,祀于鄉賢祠。

詩詞留芳 山水可鑒

定居泉州的17年,李邴留下了諸多史跡。李邴文章、詩詞造詣極高,南宋左丞相周必大贊其“積學深至,早歷清要,號稱文士”,朱熹則贊其文“富贍雄特,精能華妙”,《全宋詞》存李邴詞十二首。他“好游山水,以詩自娛。”泉城勝跡,題詠尤多,清源山、九日山、紫帽山、東湖等諸多名勝之所皆留有其足跡,流傳下不少膾炙人口的詩詞。

泉州明倫堂內的《泉州重建州學記》碑文拓片(吳拏云 攝)

李邴曾于清源山賜恩巖下結草廬為書齋,取名“云龕草堂”,在此著書立論,留下《草堂前后集》100卷,如今賜恩巖第二道山門的楹聯可證:“勝跡無雙,贏得歐子讀書許公獻地;鐘靈第一,招來真師伏虎李邴卜居。”賜恩巖鏡石上的“醉月巖”也為李邴所書,明何喬遠在醉月巖下建一亭子,取名“鏡亭”,并在巖側題字“宋李文肅公邴結廬,明后學何喬遠構亭”。此外,在泉州府文廟東側明倫堂內,收藏著一副《泉州重建州學記》碑文拓片,碑文為張讀撰、李邴書。

清源山賜恩巖第二道山門楹聯提及李邴曾卜居于此(吳拏云 攝)

坐落在惠安螺城鎮中山北街李愷、李慎鄉賢祠,始建于明朝萬歷年間,是鄉人為彰顯明嘉靖年間李愷、李慎兄弟抗倭寇保惠城的卓著功績而建。祠堂整體結構由照墻、前埕、天井和祀廳等幾部分組成,莊重肅穆,古樸大方,里面收藏文物豐富。祠堂與相鄰的李慎故居一道,已成為惠安縣城標志性建筑物之一,俗稱“北門李厝”。

[責任編輯:林春婷]

相關閱讀

天津十一选五开奖号码 万彩会彩票安卓 手表赚钱运动 金蟾捕鱼官网 拼多多砍价拿什么赚钱 摆摊卖什么能赚钱 送现金棋牌麻将游戏 公务员疯狂赚钱 佳运彩票首页 头条号怎么赚钱提现 菜鸟娱乐网址 两万粉的微博如何赚钱 街机捕鱼乐 赚钱宝网速为0 91y街机捕鱼辅助秒杀 电脑上做违法赚钱的事 打标激光机赚钱吗